我爱我家

喜剧,偶像,家庭,都市
我爱我家

正在观看:

我爱我家

主演:文兴宇  宋丹丹  梁天  杨立新  赵明明  沈畅  关凌  张永强  李眉  

状态:全集

上映:1995

地区:大陆

更新:2016/9/13 22:36:22

给喜欢的影片评分:

播放线路

下载地址

该片导演作品

相关影片

影片描述返回播放


《我爱我家》是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出品的家庭情景喜剧,由英达执导,梁左编剧,宋丹丹、文兴宇、杨立新、梁天、关凌主演。
该剧讲述了90年代北京一个六口之家以及他们的邻里、亲朋各色人等构成的社会横断面,反映了社会上的各种类型的人物性格,展示了一幅改革大潮中大千世界绚丽斑斓的生活画卷。
该剧于1993年首播40集,1994年续播80集。
 
中文名
我爱我家
外文名
I love my family.
出品时间
1994年
出品公司
中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
制片地区
中国
拍摄地点
北京
导演
英达
编剧
梁左、英壮、梁欢、臧里等
主演
文兴宇,宋丹丹,梁天,杨立新,关凌,沈畅,赵明明,蔡明,张永强,李眉,英若诚,张瞳
集数
120集
每集长度
20--30分钟
类型
情景喜剧
总制片人
杜禹、马景全
策划
王朔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傅明
文兴宇
----
和平
宋丹丹
傅明的大儿媳妇
贾志国
杨立新
傅明的大儿子
贾圆圆
关凌
贾志国的女儿
贾志新
梁天
傅明的二儿子
贾小凡
赵明明
傅明的小女儿
张凤姑
沈畅
前42集贾家保姆
孟昭阳
张永强
贾小凡的假男朋友
薛小桂
李眉
44集后贾家保姆
于大妈
金雅琴
前50集小区居委会主任
陈大妈
唐纪琛
后70集小区居委会主任
郑千里
张瞳
前49集半老傅家的邻居
郑艳红
蔡明
郑千里女儿,自小和贾志新关系暧昧,后嫁给海南富商阿文
胡学范
英若诚
后70集半老傅家的新邻居
胡太太
郑振瑶
----
和萍妈
韩影
----
孟朝辉
刘威
和平的老同学,贾小凡的大学老师,孟朝阳的大哥
纪春生
葛优
绰号“二混子”,在贾家蹭吃蹭喝好几天
李大妈
李明启
和平小时候的保姆,热心肠到让人吃不消
崔秀芳
方青卓
贾志国下乡插队所在地的农家女孩,老相好
崔大壮
吕小品
崔秀芳的儿子,一直被认为是贾志国的私生子
贾淑芬
李婉芬
傅明的妹妹,移居美国多年
冯导演
李丁
拍摄傅明日常生活的导演,其实是电视台收发室老大爷
苏老板
李雪健
海归企业老总,已故的爱妻长相酷似和平,遂请和平教儿子唱大鼓
小林
牛莉
贾志国的同事,单身女青年
骆日
马羚
和平的同事,大鼓艺人,单身女青年
文怡
颜美怡
傅明年轻时的相好
阿文
濮存昕
燕红的男友、丈夫,始乱终弃
任远
刘蓓
贾志新的历任女友之一
吴颖
谢芳
和傅明一起练声乐的搭档
杨大夫
英壮
---
梁主任
梁左
灭鼠办公室主任
小黄父亲
黄宗洛
贾志国单位同事的父亲,因儿子被“优化组合”而在贾家门口上吊
司马大师
司马南
“气功大师”
 
职员表
 
出品人
张明智
制作人
杜禹、马景全
监制
张明智
导演
英达
副导演(助理)
林丛、王栋
编剧
梁左、英壮、梁欢、臧里、臧希
摄影
王小京、王茂琪、李京明
美术设计
戴延年
灯光
胡耀辉
录音
晁君、黄东斌、张申燕、孙逾
发行
杜勇
 
剧情介绍
《我爱我家》是一部集教育性与娱乐性、严肃性与通俗性、艺术性与群众性于一身的新型电视文艺作品,是国外情景喜剧结合我国国情与受到我国观众普遍欢迎的小品、室内剧有机结合的艺术形式,对于电视剧创作有研究的意义。
120集情景喜剧《我爱我家》透过90年代北京一个六口之家以及他们的邻里、亲朋各色人等构成的社会横断面,展示了一幅当今改革大潮中大千世界绚丽斑谰的生活画卷。为什么那么多的烦恼与琐碎,却挡不住开怀的笑声,因为我爱我家。
 
影评
(影评1按:人说“不悔少作”,这大概是不可能的。本科时候(大约06、07年之间)写了这篇小文,因此结下很多同好之谊。后来读了点马列政经、女权主义、共和国史,回过头再看此片,作品和自己的分析,都难免问题多多。今次又厚脸皮贴出来,只是想提醒自己,多年前的愿望还没实现,希望终能有一天,写一本书,关于后革命时代的文化记忆,关于后进曲艺青年成长史,关于那些无法被概念和理论框住的经验人生。
----------------------
一直都想写写《我爱我家》。
1994年首播的时候,我家正搬家,兵荒马乱的年月,我不曾坐下来仔细看过那部据说当时很火的情景喜剧。过了几年,开始流行VCD,我有一个同学说他们家买了整套的《我爱我家》,每天吃饭的时候全家人看得笑出泪来。我那同学的父亲是位研究魏晋南北朝的大学问家,居然也喜欢《我家》这样的“胡侃加臭贫”,着实让我纳闷。我还有个同学的爸爸是教马列思想史的,他看罢的评价是,这帮编剧应该统统拉出去枪毙了!我不知道他如此苦大仇深,是因为曾经笑破了肚子,笑颤了肝儿,还是由于气伤了党风,气坏了胃。多年以后,无意中看到了凤凰卫视重播《我家》,那时候,我已经高中了。断断续续地看,断断续续地笑。爸爸一边笑,一边说:“梁左的确应该拉出去枪毙,哈哈。”
没来得及被群众拉出去,梁左自己走了,在2001年一个暮春的夜里。心脏病,才四十四岁。这离上次我们在向阳屯见到梁家三兄妹和英达,已经好几年了。而那会儿我对《我家》最深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它的两个片头曲。真是好歌啊,现在的流行歌曲,很难再有这么深情的东西了。不是假大空的主旋律,就是矫情的靡靡之音。创作集体低龄化,恨不得还没谈过恋爱就开始唱失恋,还没相爱就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所以《我家》的主题曲,在今天看来,珍贵无比。就像歌词中写的那样,“爱是一个长久的诺言,平淡的故事要用一生讲完。内心的平安那才是永远。”浮华世界,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谁能有这样的领悟,谁能有这样的浪漫,便真真,是最幸福的人了。
再后来,我努力学习,和英达成了系友。再再后来,我离开父母,离开了北京。异乡的日子难免孤独,多少个独坐无眠的夜晚,我的一点点精神,不知寄托何方;粤语九音,多了南方的幽咽流泉,少了北国的嘈嘈切切,凝绝不通声渐歇的时候,我最怀念的,是一口京片子的亲切,此时有声胜无声。然后,就在某一个失眠的夜,打开了一个叫做“我爱我家痴网”的网页,看到了120集每一集的名字,陌生而又熟悉;看到了宋丹丹十年前光芒四射“大腕儿”的“谱儿”,还有文老爷子那正义奸诈并存的四方脸,看到还很瘦很瘦的梁天儿,已经很胖很胖的英达……
用了几天的功夫,看完了所有的视频。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以《我爱我家》实况录音为背景音乐的,我的业余生活。
就这样,充满逻辑的爱上了。
一、语言的魅力
首先当然是爱上了那些用典颇丰的“胡侃加臭贫”,京味儿十足。
我不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但是喝了十年潮白河的水,吹了十年赤峰的沙,我骨子里,多多少少,是北京人的脾气,北京人的矫情(jiao2qing轻),北京人的内点子幽默细胞。因此每次听《我家》这样的北京制造,就特来劲,特有感觉。“感觉”这玩意儿和北一样,是找不着的,非得撞不可。一下子撞到了梁左的陷阱里,一边笑得肚子疼,一边拍桌子,一边欲罢不能。
戏里头的包袱可谓是此起彼伏,狂轰烂炸。如果仔细听,几乎句句都有典故,处处都能让人忍俊不禁。然而前提是,您得是内个时代过来的人,了解内个时代的事儿。也就是说,1994年的时候,您得至少跟戏里的贾圆圆小朋友,戏外的本文作者我一样,至少上小学四年级了,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沾染上一扣扣儿文革的“流毒”,瞅见一星星儿改革开放的曙光,正是一幅色彩斑斓的画卷啊。台词里还经常出现“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个儿跑掉”之类的“他老人家语录”;“ 可耐可耐,人见人爱”,“燕舞,燕舞”,“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这样的广告词;“亦真亦幻难取舍”,“让我欢喜让我忧”,“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何不潇洒走一回”这样的老牌游行歌,《渴望》《过把瘾》《爱你没商量》《海马歌舞厅》这样朔爷主打的电视剧;下海、幸运抽奖、香港七日游,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样的市井文化生活。
——总之,您得有那个时代的烙印,才能进入我家真正的高潮。其实,我在后来听,发现包袱和用典,远比我摘出来的这几个源远流长。比如有些集的题目,例如《罪与罚》,那可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著;《彩云易散》则出自《红楼梦》。还有些台词,不光讲幽默,还讲对仗和文采。决非现在某些当红非著名笑星能比。
我最佩服的一段是剧中中文系学生贾小凡(赵明明饰)介绍她的论文备选题目,她要写第三者插足问题,老爷子不许,问她还有没有别的可选,她说:有啊,比如说有,吸毒、贩毒;卖淫、嫖娼;贪污腐化,行贿受贿;人工流产大家谈,少女失身面面观;性变态、同性恋,小蜜为何傍大款;留守男士和女士,单身贵族生活圈;精神病院的精神病,少管所里的少年犯——您说我选哪个?老爷子分特死了:“算了算了,你还是来第三者吧”——这么经典的段子,根本上就是相声的贯口活。
还有一段可以和此段媲美并经常被人们提起的,也出现在此集,当和平开始编造孟朝晖老师(刘威饰)过去的种种劣迹以阻止小凡爱上他的时候,说道:……在改革开放形势一片大好的今天,你按耐不住反革命野心公然从阴暗的角落里跳了出来,扇阴风点鬼火,或造谣于街头,或策划于密室,拉少年下水,诱少女上床,唯恐天下不乱,企图乱中夺权,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真是听得我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些出彩儿活儿除了演员话剧出身的身后功力(三大主角文兴宇,宋丹丹,杨立新都是话剧出身!大家注意,宋丹丹不是只会超生游击队和实话实说!),最重要,就是有这个活宝编剧,梁左。
梁左是北大中文系毕业的。母亲是《人到中年》的作者谌容。父亲曾任《人民日报》副总编。我觉得他们姊妹三个的文学艺术细胞和对政治调侃的底气,就应该这样遗传来的。本科毕业后,梁左分到机关坐班,你想,这么贫的人,哪能在机关坐得住?于是开始业余写相声。后来火了,很多本子被姜昆说上了春晚。再后来就跟英达合作搞起了情景喜剧。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写完我家,他又写了《中国餐馆》、《临时家庭》。后来还自编自导起来 ……走的时候,他的《马大姐》还在热播。
我家前一部40集,后一部80集,有很多剧本也并非出自梁左之手,比如他妹子梁欢,也写了很多,并且封了个“助理文学师”的称号。那文学师,自然就是梁左。我想文学师这概念,应该是我家生造的吧?足见剧组对文学二字的理解,不一般。还有两个编剧,臧西和臧里,我琢磨是哥儿俩,还没八到。八完补上。
二、自嘲的智慧
讲自嘲之前我想区别一对概念,那就是“幽默”和“搞笑”。现在我们判断一个喜剧作品的好坏,总是一上来就问:搞笑么?
搞笑是什么?是搞,是胳肢人,是一个动词,说白了还是雕虫小技。幽默呢?幽默是一种品质,一种境界,是一个被审美对象,是你往那儿一站他们就会心一笑,是不着一字,尽显风流。其实,按照中国传统艺术的精神来推论,中国人是很会幽默的才对。老祖宗留下来的山水竹枝,长短歌句,都讲究这个意境,怎么到最近有点儿失传了呢?
我觉得梁左的语言功夫绝就绝在该幽默的时候幽默,需要搞笑也能拉得下架子搞笑。又有形式上的聪明和巧妙,又有内容上的一针见血。说通俗点儿,他知道你痒痒肉在哪儿,但不去挠,光把手指头放在嘴边儿“哈哈”一吹,做出个要去挠你的驾驶,你就笑了。是因为有共鸣,说到心里去了。不像现在的一些草包编剧,手里攥着个粗糙的大痒痒挠,使劲往人胳肢窝戳,让人笑得不但勉强,甚至还很个硬。
我以为,幽默的根本是讽刺与自嘲。所以,露骨的歌颂、批判,都是幽默的绊脚石。而讽刺与自嘲中,自嘲又是判断一个创作者水平高下的试金石。因为,只有看透了看开了的人,才有自我调侃的勇气。那不是一种完全被动的无奈,那是有自知之明渡尽劫波以后的胸怀。人能容得下自己,才是最大的宽容。
记得苏轼在儿子满月的时候写过一首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只愿儿子愚且鲁,无灾无病到公卿。其中的辛酸与诙谐,耐人寻味。
那么看看梁左的自嘲吧。他那样的生活背景,那样的圈子,有的是搞纯文学艺术的人,那些人骨子里是瞧不起相声的——相声说白了就是旧社会天桥上说把式卖艺的啊。我想,中文系大学生梁左当年也是雄心勃勃要写出一部《红楼梦》的。据说临死他还攒着劲儿要写一个严肃的长篇呢。但是,什么样的时代,就赋予人什么样的使命。梁左最终,应该是想通了,又感慨万千的那么一种状态。
有一集里他借和平的口自嘲:“梁左,这人我知道,不就是个写相声的么,一会儿关电梯里了(《电梯奇遇》),一会儿掉老虎洞里了(《虎口遐想》),一会儿天安门又改农贸市场了(《特大新闻》,姜昆在春晚说的)——这人还没给抓起来呢?”然后又借老傅的口说:“像我们家这样的正经人家,居然和一个写相声的人来往……”
最后他又借梁天的口说:“啊,他最近不是相声也写不下去了,想写几集电视剧,蒙俩钱儿花……”
这样的自嘲,以及对圈子里的朋友,王朔,英达的明讽暗刺,随处可见,成为了全剧的一个主要看点。
写到这里,想起来很早看过的一种说法:人分四种,高级而有趣,高级而无趣,低级而有趣,低级而无趣。我以为,交往起来,一定是有趣的人最妙,甭管他高级低级。最烦的就是高级无趣的人很可爱也很可怜,生活摆两旁,道义摆中间,乏味到家了。最可恨应该是低级无趣而又自己为高级有趣的人——请参考今朝网络世界各路专家、红人、骂将。
三、用典
泱泱120集,引用名著名言,流行歌曲,毛主席语录,文革话语和90年代初流行语无数。上至模仿《红楼梦》的人物设置(这家人也姓贾),下到一件普通体恤衫上印着“小本生意”这样特“改革开放”的字样,作者可谓用心良苦。
用典中最精彩的手笔,要算作者对于革命语言的“移植”。用建国到六七十年代的“阶级斗争”语言来讲述九十年代中期老百姓的生活琐事,竟有一种意想不到的幽默和辛辣。其间不难窥见创作者的个人立场:那时一种对于“革命时代”怀恋和自省纠结在一起的情感。
例如在《灭鼠记》中,主人公老干部傅明在讨论如何消灭家里的鼠患的时候,和孙女进行了这样一个段精彩对话:
    爷爷:……不光打架,还得挑动它们自相残杀,这个具体的办法就叫做这个,以鼠灭鼠法,啊,先逮住它一只大老鼠,最好还是公的,然后在它的屁股里塞进一粒黄豆,啊,再用线把它缝死,然后把它放回窝里去,这个老鼠它无法排泄,它就很难受,啊,而且那粒黄豆呢,还在继续地膨胀,那当然就更难受了,(得意)这个,于是闹得它,逮着谁咬谁,把这一窝老鼠全都咬死,最后它自己,也活活地憋死啦(得意地笑)
     孙女:真惨,我想它当时一定疯了,因为它咬死的都是它们自己家的人----
     爷爷:自己家的鼠        
     孙女:反正是它的太太啊,孩子啊,兄弟姐妹什么的,只要它一清醒过来,一定会后悔万分的     
     爷爷:圆圆,你这个情绪很不对头啊,消灭老鼠这是对敌斗争嘛
明里是说灭鼠,其中蕴含多少人事!
由于篇幅有限,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只强调其中最突破尺度的一句,是老爷子的台词:“我老了,无所谓了……”。这句话是某年某运高潮时期,某首长亲赴广场看望爵士学生时说的,当时在知识界广为流传。九十年代中期,某事件仍然是禁忌话题,但作者巧妙地把这些话语元素镶嵌在台词里,既让懂的人会心一笑,又不会扫无知者的兴致。细心的观众也可以在台词里听到“Yu Luoke”、“Zhang Zhixin”等中国政治中的敏感人物。九十年代国内的大环境,对于关心政治的理想主义者们来说,无疑是残酷的。而《我爱我家》就是在这样一种前提下,执拗而“狡猾”地记录了时代。
四、人情的冷暖
其实我用这么多篇幅写语言,好像把我家给说窄了。它绝不是纯搞笑。说实话,拢共120集,听来听去,我都快能背了。之所以还是不厌其烦,逗闷子倒在其次,主要是它能缓解我的homesick。对,我平时最想听我家的时候,就是想家的时候。每次一听到剧里宋丹丹说:今儿吃饺子,就特温暖;看到圆圆回家放学做功课,就觉得又回到了小学争当三好学生优秀干部的时代。
看我家,最想看到的就是宋丹丹和梁天。一个给我妈妈的温暖感,一个给我邻家少年的亲切感。我甚至觉得宋丹丹在剧里的某些劲头,真的特像我妈。到底是哪儿像,又说不上来。非要找一个,应该是那种对生活实在又微微调侃的态度吧。梁天儿,小眼儿,蔫儿坏,又痞又仗义,说话大舌头,集中北京孩子所有的优点和缺点。猴儿瘦时候的他,还真像是从过去城府路内(nei3)个胡同窜出来的小混混儿,偶尔截个小学生,打个群架,却为哥们儿两肋插刀内种。中国当代教育的大趋势,还是在培养乖宝宝,再加上物理上那些胡同的纷纷消逝,我觉得这种梁式帅哥,真的越来越国宝了。可惜。
我家里的一些北方人生活场景真实而温暖。比如最典型周末一家人包饺子吃饺子,还有围在一起看电视剧。每到这些镜头,我都陶醉的不行。
我爱我家的成功是集天时地利人和为一。从创作群体上来讲,它拥有实力最强的编导和演员(很多在我家中客串过角色的演员都成了日后影视圈里的一线人物),从受众来看,在其他渠道还没有打通的90年代初,电视剧几乎是老百姓日常娱乐的唯一项目,一部优秀的电视剧当然会给银屏相当大的冲击,引发长时期的关注。
时光在飞转。我们对我家的喜爱可以停留,但却留不住大众审美的形式以及口味的变迁。也许中国文艺界再也不会出现类似于我爱我家这样的作品,但是,至少有两点我们是应该充满希望的:我家本身是一个宝库,通过不断地挖掘,我们对他的认识还会进一步深入,从而得到更多的快乐的源泉;我家创作的文艺理念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后来人。我家之后,必然会有异曲而同功的作品问世。
谨以此文献给梁左先生以及那个属于我又不属于我的,阳光灿烂的1990年代。

(影评2  中国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情景喜剧(情节+影响力)乃是1994年的《我爱我家》和2005年的《武林外传》。
         前者胜在地方色彩鲜明和反映内容涵盖面广。这个作品有北京地区市民浓厚的生活气息,且每个人物个性饱满,三代人的时代特征突出。比如作为退休老干部的爷爷参加过抗战,经常搬出旧社会的革命论调,且死要面子;大儿子是机关中的小职员,大小算个知识分子,但却碌碌无为,文采也不行;大儿媳是评剧演员,这个身份极为尴尬,她自诩为艺术工作者,其实大部分时间闲在家中,经常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二儿子是北京常见的游手好闲的无业青年,没什么本事,却总自以为怀才不遇;小女儿是中文系大学生,浪漫朝气,也有些文人的毛病;小孙女上小学四年级,正是对事物说她懂懂得不多,说她不懂又懂一点的麻烦年龄,再加上家中请的“家庭服务员”,妙趣横生的事情便一件接着一件了。
         后来的情景喜剧之所以比不上《我爱我家》,一个原因是没有突破,一味的模仿《我》剧一家人的形式,更要命的是学了却没学到最精髓的部分。《我》剧人物繁多,题材涉及面才能广,《东北一家人》中有两老,没有《我》剧中的知识分子阶层,《闲人马大姐》人物更加单调,编不出什么故事也属正常。《我》剧能写爷爷老傅和死对头老胡在区里针锋相对,大儿子带着文人的天真想改行、下海、赚大钱,儿媳以为自己是一线艺人,二儿子试图暗箱操作中一回奖,甚至是小孙女也有 “早恋”,迷歌星之类的小插曲,一些每个家庭都经常出现的琐事以及由于每一类人的不同个性而普遍发生的事情和摩擦,用戏剧化的夸张与巧合演绎出来,吸引到庞大的观众群,当是意料之中。
         而对情景喜剧的编剧来说,笑料需要的是想象力,但文采与知识面也同样重要,否则只能成为毫无依托的瞎掰,喜剧语言也会变成干涸之泉。《我爱我家》具备这两个条件,继它之后横空出世的《武林外传》同样如此。
         《武林外传》胜在“与时俱进”,《我爱我家》已经是九四年的旧调调了,这么多年过去,还搬用它的老模式,当然注定失败,更何况重要的编剧梁左也已仙逝。《武》剧完全跳脱了这个壳子,开辟了新的光明大道,无厘头式幽默的加入,对时下最流行事物的调侃,现代时尚用语的敏锐把握与运用,都让该剧有自己的时代特征。
          接着文采这个话题,没有文采与知识面的喜剧只能沦为低俗的“恶搞”,当然这个“低俗”指的是“低于普通老百姓的欣赏力”,喜剧要的是大众化,不要“高雅”,也不要“低俗”。想得多一点的人看出讽刺,想得少一点的人笑笑就过,这才是喜剧。所以需要想象力与文采并重,这是《我爱我家》与《武林外传》的成功向我们证明的。它们或机智或警醒的语言和文字都给我们以深刻印象。比如《我》剧中有一集是讲述他们家的小保姆在街上被星探相中,去参演一个电视剧的故事,该集的标题为“彩云易散”,小时候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能按字面去理解,上初中读了《红楼梦》才知道,这是曹雪芹给丫鬟晴雯写的一段判词中的话:“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这“彩云易散”四字正好概括了小保姆渴望出人头地,不甘“身为下贱”,又最终破灭的情状。《武》剧的例子也很多,一段吕秀才“说”死姬无命的经典对白就让我叹为观止,这段话不仅包含了哲学中关于宇宙本源问题的探讨以及宇宙本体询问,更包含了精神分析学“本我、自我、超我”的概念,无怪乎姬无命会被这样生生地“说”死了,果然是“知识就是力量”呀,而佟掌柜计划飞上火星的一段酣畅淋漓的陈述同样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所谓的大气,就是如此了。
          而《武林外传》更高明的地方是作者熟读武侠书籍,将时代放在了一个迷你江湖中,不仅使观众聆听这些现代社会深奥论断时,因时代背景感而产生心理落差,从而发出笑声,更是嘲笑了如今荧屏上充斥着的古装武侠片(当然具体内容方面它的讽刺面非常广,不只是武侠片而已,比如经典台词“我上头有人!”),收视率得到如此佳绩,自然是实至名归。
P.S.
          中国情景喜剧演员的演技都没话说,毕竟话剧演员的底子厚,工夫过硬!
          另:据说《武林外传》在台湾收视不佳,观众抱怨看不懂,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这部剧所需的文化氛围与底蕴。